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
视力保护:
那山、那人、那事——写在父亲节前
        日期:2019-06-14    访问次数:    字号:[ ]
  时间,像一场梦,曾借着延伸,也曾借着回来。从嗷嗷待哺到蹒跚学步,从蹒跚学步到渐行渐远,一切的一切,都源于他赐予我生命的力量。他就是我的父亲,一个52岁的男人。
  1992年12月26日,在一座贫瘠大山脚下的院落里,我出生了。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都伴随着喜悦,同样,父亲这天也格外欣喜。而后,我渐渐长大,每次听到莫文蔚《当你老了》这首歌时,总能勾起我关于父亲的思绪。“当你老了,头发白了,睡意昏沉;当你老了,走不动了,炉火旁打盹,回忆青春,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,爱慕你的美丽,假意或真心,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,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;当你老了,眼眉低垂,灯火昏黄不定,风吹过来你的消息,这就是我心里的歌……”这是歌中的一段歌词,初听不知曲中意,再听已是曲中人。
  我和父亲的话题并不多,仿佛我们是陌生人,仅有血缘关系而已,这是我最初的理解。从孩提到成年,从成年到而立,28载春秋,父亲在我的印象里显得那么真切,他的所有历程好似一副素描画,起初只是几根线条勾勒的轮廓,后来却变成了一副我永远看不厌的画。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每年待庄稼种好后,他就去城里打工,砖、混凝土、钢筋组成了他打工的部分。
  2011年我参加完高考,就去到父亲打工的工地兼职。有一天他扛着钢筋走在我前面,我忽然发现眼前的父亲是那么瘦弱,那么需要人理解,而我跟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多年聊天却只是只言片语。我们之间有太多隔阂,每次聊天总是会吵起来,到后来我们变得不想再交流。
  前不久休假回家,母亲到附近打工,家里只有我和父亲。每天我就待在家里打游戏,而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去地里干活。早晨起来他会做早餐,中午他干活回来又给我做饭,还问我好不好吃,就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顿时让我觉得自己还没有长大。直到后来我才懂得,不是我没有长大,而是我在父亲的眼里永远就是个孩子。这份责任、这份爱我领悟的是如此之迟!
  有一种爱不言不语,却又不离不散,那是父爱无边;有一份情不声不响,却不移不变,那是亲情永远;有一个人不偏不坦,却不能不见,那是父亲的脸。(新疆爆破公司  米宣宣)

打印】 【关闭



  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